沿著宜蘭台七線往太平山方向,從"松蘿 "經過牛鬥橋 (但不要左轉過橋喔)
接著變為台七甲線 ,

看見有名的"英士芃芃溫泉"左彎過英士橋(不要進入芃芃溫泉),
經過英士橋時發現橋下的一群吉普車隊趕著溯溪不知要去哪裡,



後來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還有一處
芃芃野溪溫泉喔,
由於聲名遠播而吸引許多人前來泡湯,
尤其假日更是吉普車隊浩浩蕩蕩駛入,宜避開例假日前去。

過英士橋後約200公尺在 分叉路右轉上山,
約200公尺處左轉分岔路(有座紅色小廟)往山下走到達"林森吊橋"





有著濃厚原著民色彩的特殊吊橋,


嘿嘿~右柱暗示著這裡有"溫泉"喔!!

其實橋下可以開車過溪的,


這座吊橋又新又平穩,可見不是很多人知道這個地方。

過了林森吊橋,

走進山裡小徑,你會發現左邊住著幾戶人家,
提醒你喔!小心有隻狗會出來宣示牠的勢力範圍,
不過會吠的犬不會咬人,小心你身邊的人裝狗聲嚇人就好了。

發現不知名的野果和野花

「其實是可以開車過來的,不過我想走走享受森林浴也不錯。」Ben說著。
的確,寒冷的天氣卻掛著一顆沒啥火力的太陽,在山中散步也挺舒適的。
經過了Ben所謂的同學家的綠色"鐵皮屋",雖說不是規模很大,
不失為消暑與休閒的渡假小屋。他感嘆的說:「如果這是自家的該有多好啊!」

沒想到走了一段路身體也暖和起來,
看見一座竹子搭的"後溪瞭望亭"之後在山邊向下走,


來到了排骨溪,請往下游走去,


已經有幾位大哥在享受溫泉了,
Ben突然擋住我尷尬地回頭對我說:「那位大哥沒穿褲子耶!」
我偷瞄了那位全身刺青的大爺"上半身"心想兩個小弟圍著看著他泡澡,
....該不會真是逃出來的吧!?

「敢光著泡應該就不怕人家看吧。」Ben小聲說著。
「對啊!我眼睛不要瞄向他那裡就好了啊…」我更小聲說著。
但心裡也想:說不定他覺得我不看他才是對他沒禮貌…哈哈哈。

沿著一些管線爬著石塊遠離了大哥群,
約有四處泡湯池,
最深的溫泉池僅能半身浴。

我們的勢力範圍有兩小池石頭及沙包圍起來的溫泉。



兩人趕緊脫了襪和鞋後讓腳丫子回歸自然溫泉的懷抱裡,
四腳緊偎的感覺真是舒服極了。
哈哈~我就是愛拍腳ㄚ子

石圍外就是排骨溪,
在嬝嬝霧氣中形成了自然的露天浴池,這是目前少數尚未開發的天然野泉。

突然有位遊客背著單眼相機猛拍刺青大爺,我們還想這種照片他要放在哪裡呢?
戴紅帽子的是相機兄
沒一會兒,相機兄轉頭對我微笑,心理有種"預感",
他向Ben說To'Go旅遊雜誌來尋找野溪溫泉,問可否為我們拍張照。

「你拍她就好了」 然後快速離開我的身邊。
「放輕鬆一點不要看鏡頭」 我低著頭強忍著笑容。
喀喳一張。

「泡湯應該很舒服啊,開心點」
還真會要求咧,我又沒收錢,只好硬著頭皮抬頭望著山壁傻笑。
喀喳又一張。

這時我有點吃味,
心想拍"刺青大爺"那麼多張而只肯為我花兩張底片(說不定第一張已經刪掉了),
不論如何從單眼相機看到的景色確實很有味道。
我們倆笑著猜測總編到最後會放"刺青大爺裸浴"照 or "穿太多美女"照?
或者兩張都放變成"大哥與女人的野溪溫泉照"。
勝負待雜誌出刊後才能見曉。

宜蘭縣大同鄉除了梵梵溫泉之外,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排骨溪溫泉。
排骨溪舊名白骨溪,因為在日據時期,
管制原住民的日本兵與他們發生激烈衝突,
死傷的人員全數丟入河床,因此得名白骨溪。
洗去了歷史的斑斑血淚,帶走了沈重的仇恨傷痛,
如今的排骨溪,只有清澈的溪水永不止息的流著,
令人難以相信,這裡也曾經是對峙屠殺的第一現場。

跟泛紅的梵梵溫泉不一樣,排骨溪溫泉完全無色無味無臭,相當的舒服。
簡單卻純淨的泉質,更顯它清新脫俗的氣質,
小而美的湯池,因為名氣不大,反倒營造出一分遺世獨立的悠然自在。
這處躲在山林溪谷裡的天然野溪,是附近鄰里的人才知道的私房泡湯點,
因此可見村民以竹立棚、用葉搭蓋,成了最好的遮陽場所。
一旁的排骨溪,在層層疊疊的石頭中,還串成了段段的小瀑布,
亂石成群的溪流裡,偶爾有許多淺水潭,讓人忍不下去想下去涼快涼快。 
  
水裡不斷冒出溫泉氣泡!!真過癮

他也很愛拍腳^Q^。

相映於塵囂漫漫的城市,猶如世外桃源般的令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
片刻的自我寧靜 ,將所有的煩惱和工作都拋出九霄雲外。
有空時不忘來探險一番吧!!

下山時巧遇電視上曾介紹的"太平山-非常屋咖啡",



聽說這間行動咖啡在這賺了很多錢,咖啡不錯還能欣賞蘭陽溪風景。
不過現在溪裡沒水,我看是悠閒人找樂趣的方法。
我們可是沒福享受美味,希望你下次遇到喝過再跟我們分享感覺!!


全站熱搜

smile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